秋吉子

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没脑子( • ̀ω•́ )✧

【德罗】Just A Test

※短打
※婚后生活小甜饼
※超级无敌ooc
※大烂尾x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赫敏的眼睛并没有从那本魔法草药的书中抬起来,「两个月的恋爱关系,和一生的肉体关系」

她把书嘭的合上,看着眼前正在甜蜜相拥着的二人。
「二选一」

「两个月!」「一生!」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个本来也不算默契的人分别喊出自己的答案。赫敏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就连这么点默契都没有吗。

「嘿!」罗恩有点气恼,用力挣出德拉科环住他的手臂「你希望的是肉体关系是吗?拜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的脑子有毛病?」

「这只是一个假设而已,用不着那么激动」德拉科把双手举起表示投降状,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气鼓鼓的小仓鼠,有点想捏。

「理由总该有吧?这个想法的理由。别跟我说什么一辈子纠缠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我劝你还是把话咽回肚子里去的好。」说的像是很了解对方一样,就算是平时说话尖酸刻薄的马尔福少爷也没了还嘴之地。「而且,一生的肉体关系里面并不拥有爱情的,你说是不是赫敏?」

「噢,干嘛问我,这个问题需要你们自己讨论不是吗」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也不是非要这两个人回答才可以。可能只是因为刚刚在书上看到关于一些愚蠢的感情测试,而面前恰好坐着这两个人。管他呢,反正她也不需要多么精准的答案。「你们为何不深入的探讨一下,对待感情如此不同的两个人是如何在一起这么久还没分手的。」

「就你话多」德拉科翻了一个白眼「你不知道这个傻子总是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刨根问底的吗,问到让人想随便拿点什么东西都好把这个没完没了的嘴巴堵住。」他扶了扶太阳穴,似乎想起来一些不愉快的回忆。

「我该说你们两个人是在变着花样的开我的玩笑吗」罗恩把手交叉在胸前,一副你们到底要怎么样的架势。

毕竟今天这两个人从一早上起来就没好气,好不容易哄到能投怀送抱了却冒出这么个破问题,赫敏在罗恩几次三番的恳求下来帮他们调制麻瓜专用食品香料,虽然全世界都知道马尔福少爷对于麻瓜世界的东西不知道有多么唾弃,但每次他家那位姓韦斯莱的仓鼠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想吃那些所谓的美食时,也总是会招架不住。也是了,那张好看又可爱的脸谁能招架得住呢?

「我可不管你们了,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自在」赫敏起身把书放回原处,整理了一下裙子和外套「我一会儿还要回魔法部开会,现在正是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要知道我来一趟有多么的不容易」她说着拎起包,简单的道了别便离开了。

罗恩依旧气哼哼的坐在沙发的一角,离那个忘恩负义的——至少现在他是这么认为的——憋笑看着他的马尔福大少爷能多远就多远,时不时的瞟一下顺便翻个白眼。

赫敏配好的香料整齐的码在橱柜里,在做各种菜专用的完美的配比。沏的上等红茶还温热着,目前来看罗恩是没什么心情把它们享用完了。

钟摆滴答滴答的响了七十二下,一段莫名其妙的沉默,似乎都是在等着对方先开口说点什么。

「不得不说格兰杰会是个出色的妻子」德拉科主动打破了这个该死的气氛,「作为朋友还真的有点亏了」

「赫敏非常能干这点我一直都知道的,用不着你来提醒」
「后悔了?」德拉科挑起眉
「后…后悔什么?」罗恩被突然的一问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你在胡说什么啊」

德拉科别过脸,手撑着下巴,故作悲伤的样子「得了吧,我知道你和格兰杰没有在一起都是因为我,从你们对麻瓜世界的爱好来看就知道你们有多般配了」他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当初我反抗全家人跟你在一起到底是不是对的,毕竟到了现在,某些人还是不信任我」

德拉科说完,眼神若有若无的往沙发另一头看,偷瞄着那个受气包的反应。

罗恩别过头,放开了紧锁在胸前的手臂,两只手有点尴尬的在膝盖部位小幅度揉搓着,发出摩擦布料的声音「…你明明知道我选择的是你」他小声嘟囔着,大概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声音虽然小,但并不妨碍从刚刚就竖起耳朵听他反应的德拉科先生。他一脸好笑的表情把对方从沙发对面一把拽进怀里。

「我爱你」他在他耳边轻语着。
罗恩脸颊烧的通红,「干…干嘛突然说这个!」虽然嘴上逞强但身体并没有做出反抗,似乎对马尔福来说没什么威胁。

他们相拥着,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




「所以,你承认要和我纠缠一辈子了,对吗?」
「嗯………嘿!不对!讨厌鬼马尔福你怎么这样!」



END



P.S. 这篇已经ooc到想打自己的程度,不过既然是婚后生活还是希望可以给大家造成小甜饼的错觉x
本来是之前的一个脑洞,但是没写完,我忘记当时想怎么写,但又不想直接弃掉所以…大概…有点…特别的烂尾了。(跪




【DMRW/德罗】Exchange Bodies

※互换身体梗
※大概三年级设定
※ooc致歉

※第一人称注意




从昨天晚上的噩梦开始我的脑袋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第一节魔药课,谁知道老蝙蝠教授又在叨叨些什么,噢也是了,无非就是「格兰芬多扣分!格兰芬多扣分!」噗呲——

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在步骤上少放了半片猪肺,切的形状也并不那么美观……瞧吧,那帮讨人厌的斯莱特林又窃窃私语起来了,还有那种特意声音大的故意要你听见的人。

「我猜韦斯莱今天上课没带脑子——噢我差点忘了,他根本就没有脑子。」得了吧讨厌鬼马尔福,闭上你的臭嘴,要不是老蝙蝠盯着,我绝对冲过去打断你的鼻子!


上完课我跟哈利以后便和赫敏分头行动了,要说为什么,得了,谁不知道她又要去埋头苦读她的“休闲读物”了,估计晚饭以前是看不到她人了。至于我和哈利被海格叫了过去。

刚一进门海格便递给我们一瓶浅蓝色的液体,用一个透椎体的玻璃瓶盛着,液体里面似乎还掺杂着一些亮晶晶的碎片,玻璃瓶口用瓶塞紧紧的堵着,为了防止塞子掉落还在上面绑了几圈细线。


「这是还没有配置好的魔药,本来是交给我来将最后的配置,但目前我这里也没有最后的那一种配方了,还是帮我送回给斯内普教授吧。噢顺便跟他说一声,等一阵子配方有了我会托人告诉他」wow 我以前都不知道海格还会配魔药?最后一种配方,你猜是什么——独角兽的粪便。虽然是独角兽,但听起来还是有点反胃……


Ummm 所以最终结果还是我去跑腿对吗?海格跟哈利有重要的话要说,这个送东西的艰巨任务理所当然就落在了我身上,海格最后还叮嘱了好几次。「这个药水没有放最后配方之前是很危险的,千万小心。」
有多危险?还能爆炸不成?

当然,要是能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打死我也不会说这种话。

在规划好了楼梯路线——那些楼梯会改变的,谁会不好好想一想再走呢——正准备上去的时候,偏偏马尔福好死不死的从上面下来,面带着那副让人看了就讨厌的嘴脸,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没有带着他的两个保镖,噢一个单枪匹马的马尔福似乎也并没什么威慑力。从早上到现在…要说倒霉事为什么总是会让我遇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最近两天就连马尔福针对我的情况好像都比以前要多了。

「这不是疤头身边的小跟班吗?你这一步三晃的架势,简直是活脱脱的一个大脚怪,你这是要赶紧跑回床上睡觉,好去做一做你的白日梦吗?」他从上面俯视着我,勾起嘴角嘲笑着,仿佛我是个天大的笑话。

「滚开马尔福,我劝你不要招惹我,现在要是动手打起来我就不保证这个东西可以顺利交给斯内普教授了」我晃了晃手里的玻璃瓶,瓶子里的液体和闪亮的碎片也随着我的手晃动起来「他可是你们学院的院长,我猜你大概不太想惹事生非。」

「那是什么?」他歪了歪头,眯起眼睛看着我手里的瓶子「看起来像是…魔药?」

「噢你猜到了?难怪魔药学你会拿到满分了——Emmm…这可不是表扬你,我对这门学科完全不感兴趣」我有点尴尬,眼神开始飘向四周,好像刻意在找些什么的样子「我的意思是,这么无聊的科目都学的津津有味,你大概也不会有趣到哪儿去」

迎来的并不是平时的讥笑嘲讽,反而是好几秒的沉默,搞得我不得不收回到处乱看的眼神,偷偷瞄向他。马尔福慢慢放下叉在胸前的手,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轻蔑的神情,只是普普通通的微笑,原来他也会这么笑的吗?等等,是我眼花了?为什么还觉得意外的……好看?但下一秒我便在心里给自己骂了个遍。


他扶着楼梯扶手,轻轻的走下了一个台阶,距离的拉近让我感到不适应,下意识的向后退一步,然而接下来的这几秒大概是我比遇到清醒的三头犬还要惊心动魄得经历了。就在我的左脚还没来得及落在后面的大理石台面上,整个楼梯突然动了起来,我没落地的脚造成了站不稳的身体,而手的第一反应便是去抓扶手,所以玻璃瓶就这么从我的手里滑了出来。

马尔福也被楼梯突然的改变吓了一跳,他用惊恐的表情盯着已经从我手中滑落出的魔药,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用手去接,但还是太晚了,玻璃瓶在碰撞到大理石的一瞬间摔得粉粉碎,整个瓶身炸裂开来,里面的浅蓝色液体伴随着亮晶晶的随便被溅出好看的弧度——然后全部撒在了地上。那一瞬间我闻到了非常刺鼻的味道,浓浓的薄荷味中混合了一点点的酸味,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头晕,我朦朦胧胧之中感觉对面的人也支撑不住身体跌坐在了楼梯上。过了一段时间,我说不准是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但对我来说有几个世纪那么长,头晕的症状好了许多,我揉了揉眼睛,视线渐渐聚焦起来,然后我看到了——我?



Bloody Hell !这还不如是爆炸!

Some Selfie(*`▽´*)

-Adventure Time-
正片出炉——

Marshall.Lee -賢二KENJI
Fionna -秋吉子


Good Little Girl ❤Bad Little Boy

-预告-

已经一年了 然而并没有P几张

内心绝望 也不想后期


大写的SAD



-Marshall Lee ※贤二KENJI
-Finona ※我

-没有疤的HP

-没有魔法袍的救世主
(等不及快递了)

没有同好cp的痛(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