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吉子

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没脑子( • ̀ω•́ )✧

【DMRW/德罗】Exchange Bodies

※互换身体梗
※大概三年级设定
※ooc致歉

※第一人称注意




从昨天晚上的噩梦开始我的脑袋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第一节魔药课,谁知道老蝙蝠教授又在叨叨些什么,噢也是了,无非就是「格兰芬多扣分!格兰芬多扣分!」噗呲——

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在步骤上少放了半片猪肺,切的形状也并不那么美观……瞧吧,那帮讨人厌的斯莱特林又窃窃私语起来了,还有那种特意声音大的故意要你听见的人。

「我猜韦斯莱今天上课没带脑子——噢我差点忘了,他根本就没有脑子。」得了吧讨厌鬼马尔福,闭上你的臭嘴,要不是老蝙蝠盯着,我绝对冲过去打断你的鼻子!


上完课我跟哈利以后便和赫敏分头行动了,要说为什么,得了,谁不知道她又要去埋头苦读她的“休闲读物”了,估计晚饭以前是看不到她人了。至于我和哈利被海格叫了过去。

刚一进门海格便递给我们一瓶浅蓝色的液体,用一个透椎体的玻璃瓶盛着,液体里面似乎还掺杂着一些亮晶晶的碎片,玻璃瓶口用瓶塞紧紧的堵着,为了防止塞子掉落还在上面绑了几圈细线。


「这是还没有配置好的魔药,本来是交给我来将最后的配置,但目前我这里也没有最后的那一种配方了,还是帮我送回给斯内普教授吧。噢顺便跟他说一声,等一阵子配方有了我会托人告诉他」wow 我以前都不知道海格还会配魔药?最后一种配方,你猜是什么——独角兽的粪便。虽然是独角兽,但听起来还是有点反胃……


Ummm 所以最终结果还是我去跑腿对吗?海格跟哈利有重要的话要说,这个送东西的艰巨任务理所当然就落在了我身上,海格最后还叮嘱了好几次。「这个药水没有放最后配方之前是很危险的,千万小心。」
有多危险?还能爆炸不成?

当然,要是能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打死我也不会说这种话。

在规划好了楼梯路线——那些楼梯会改变的,谁会不好好想一想再走呢——正准备上去的时候,偏偏马尔福好死不死的从上面下来,面带着那副让人看了就讨厌的嘴脸,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没有带着他的两个保镖,噢一个单枪匹马的马尔福似乎也并没什么威慑力。从早上到现在…要说倒霉事为什么总是会让我遇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最近两天就连马尔福针对我的情况好像都比以前要多了。

「这不是疤头身边的小跟班吗?你这一步三晃的架势,简直是活脱脱的一个大脚怪,你这是要赶紧跑回床上睡觉,好去做一做你的白日梦吗?」他从上面俯视着我,勾起嘴角嘲笑着,仿佛我是个天大的笑话。

「滚开马尔福,我劝你不要招惹我,现在要是动手打起来我就不保证这个东西可以顺利交给斯内普教授了」我晃了晃手里的玻璃瓶,瓶子里的液体和闪亮的碎片也随着我的手晃动起来「他可是你们学院的院长,我猜你大概不太想惹事生非。」

「那是什么?」他歪了歪头,眯起眼睛看着我手里的瓶子「看起来像是…魔药?」

「噢你猜到了?难怪魔药学你会拿到满分了——Emmm…这可不是表扬你,我对这门学科完全不感兴趣」我有点尴尬,眼神开始飘向四周,好像刻意在找些什么的样子「我的意思是,这么无聊的科目都学的津津有味,你大概也不会有趣到哪儿去」

迎来的并不是平时的讥笑嘲讽,反而是好几秒的沉默,搞得我不得不收回到处乱看的眼神,偷偷瞄向他。马尔福慢慢放下叉在胸前的手,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轻蔑的神情,只是普普通通的微笑,原来他也会这么笑的吗?等等,是我眼花了?为什么还觉得意外的……好看?但下一秒我便在心里给自己骂了个遍。


他扶着楼梯扶手,轻轻的走下了一个台阶,距离的拉近让我感到不适应,下意识的向后退一步,然而接下来的这几秒大概是我比遇到清醒的三头犬还要惊心动魄得经历了。就在我的左脚还没来得及落在后面的大理石台面上,整个楼梯突然动了起来,我没落地的脚造成了站不稳的身体,而手的第一反应便是去抓扶手,所以玻璃瓶就这么从我的手里滑了出来。

马尔福也被楼梯突然的改变吓了一跳,他用惊恐的表情盯着已经从我手中滑落出的魔药,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用手去接,但还是太晚了,玻璃瓶在碰撞到大理石的一瞬间摔得粉粉碎,整个瓶身炸裂开来,里面的浅蓝色液体伴随着亮晶晶的随便被溅出好看的弧度——然后全部撒在了地上。那一瞬间我闻到了非常刺鼻的味道,浓浓的薄荷味中混合了一点点的酸味,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头晕,我朦朦胧胧之中感觉对面的人也支撑不住身体跌坐在了楼梯上。过了一段时间,我说不准是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但对我来说有几个世纪那么长,头晕的症状好了许多,我揉了揉眼睛,视线渐渐聚焦起来,然后我看到了——我?



Bloody Hell !这还不如是爆炸!

评论(2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