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吉子

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没脑子( • ̀ω•́ )✧

【DMRW/德罗】Ten Days.

※短打,糖
※第一人称注意
※ooc都是我的




已经是马尔福出差的第十天——令人头疼的紧急任务,没有固定期限,换句话说就是: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忙完,乖乖等着吧。估计又会是小半个月的工作量。


下午三点十六分,我躺沙发上百无聊赖,看着完全笑不出来的搞笑节目,这种东西最可笑的地方就是它们竟然能被称之为“搞笑节目”。


前两天哈利写信过来说他们的小女儿会在下周出世,当然这是麻瓜医生们计算出来的结果。[我们给她取名为莉莉,我妈妈的名字,多么美妙啊不是吗?]海德薇送来的信上这么写着。我很想知道哈利用去世的人给孩子当名字的习惯要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虽然都是些有纪念意义的好名字,但那总归有些奇怪,就像是叫自己的爸爸洗手吃饭,或者是叫我们的老校长刷牙睡觉之类的。


随着节目结束的音乐声,电话也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我向餐厅的方向瞟了一眼,并不打算去接,最几天总有一些保险公司打来电话问我需不需要汽车保险,那个只能在地面上跑的玩意儿需要保险吗?坏了就施个修复咒,易如反掌。然而在它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我不得不起身慢吞吞的挪过去,坐在旁边的高脚凳上伸手拿下了听筒。


「该死的,鼬鼠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在我开口之前,听筒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一如往常的令人讨厌,甚至把我微弱的兴奋感都盖了过去,「难道你聋了吗?」


「我现在倒是希望我聋了,」我伸出手指绕玩着电话线,「你终于有空汇报一下情况了?」


「这里忙完了,我今天晚上就能回去,大概——九点左右。」他顿了顿,继续说「你明天有事吗?」


「可以有,也可以没有。」除了按时去笑话商店上班。不过这两天都是我的休息日,所以显然我什么事也没有。


「把你明天的行程清空,跟我走。」他说,口吻听起来义不容辞似的。


「去干嘛?」我没什么好气。如果我告诉他明天下午我要去和老马尔福夫人一起享用下午茶呢?


「做什么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了,你只需要记得热好洗澡水然后等我回去,」说着他咋了咂舌,「这几天可真不是人过得日子,连干净的盥洗池都没有。」


只是你自己要求太高了而已,真的以为哪里都是马尔福庄园吗?我虽然这么想着,却没说出口,继续听着他自从工作一来就一成不变的不满——病人为什么永远不听话,护士为什么总是偷懒,医院内的信号为什么这么差等等,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他的话会比我还多一倍。


「噢话说回来,」他中断了喋喋不休的抱怨,「我建议你做一些可以提起精神的事,例如喝几杯咖啡之类的。」


我被他的话搞懵了,「喝咖啡做什么?」


「动动你的鼬鼠脑子好好想一想,你认为十天不见,我们晚上还有可能睡觉吗?」他话中伴随着一声轻笑,随后传来一阵不怎么清晰的闹铃声。


「噢,我得去巡诊了,晚上见。」


「嘿——」话没说出口却被挂了电话。伴着听筒中传来的嘟嘟声我愣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有些兴奋却又担心真的就这么硬生生的抹去了我的睡眠时间,「晚上见。」我自言自语着。


把电话挂回去,转过头看着距离自己将近十步之遥的沙发,真不知道房子大有什么用。



话说回来,当初谁提议把电话安在厨房的来着?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