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吉子

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没脑子( • ̀ω•́ )✧

围巾和领带不是同一年级的,这种事就不要在意了xx

【RW】关于韦斯莱的小故事。



※Ron第一视角,时间线几乎都是战前。是除了德罗以外的一些关于罗恩的日常。
※说实话只是为了存戏x





「妈妈!Fred把我的巧克力蛙吃了——」我从楼上一路小跑扑在妈妈怀里,「他和George两个人把它吃光了!他们还故意吧唧着嘴,他们——」

「噢Ron,」妈妈打断我的话,停下忙着收拾的动作,轻轻把我拎开。「你已经十岁半了亲爱的,你需要学会自己处理这种事。距离去Hogwarts只有半年了,到时候我还要陪你一起去上学吗?」她叉着腰叹了口气,「Ginny都快要比你懂事了。」说完继续回身做她的家务活去了。我低下头撇了撇嘴,心里一阵委屈。

无视讨厌鬼双胞胎哥哥的冷嘲热讽,转身回到房间并故意的用尽全身力气关上门。拖沓着宽大的睡裤,我一个猛子扑向早上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柔软床铺,家居鞋顺势飞出并啪嗒啪嗒的掉在地板上。

「那是我攒了好久的零花钱才买的,」我把脸埋在棉被里含糊不清的嘟嘟囔囔,声音略带哽咽,「哥哥欺负我妈妈不管我,现在连Ginny都开始嫌弃我了。我可真想Bill大哥……」

「Ronnie——」门外突然传来George的声音,「一起来玩捉迷藏吧!」没等我反应他便自顾自的打开了我房间的门,「快点,Ginny难得也答应了和我们一起玩。」

我捂着被子不出声,悄悄的吸了吸鼻子。我可不想被他们知道我因为这些事还要哭鼻子,虽然我并没有,我只是眼睛有些酸罢了。况且我现在还很生气!非常生气。

他们跳到我床上揉了揉我的头,「嘿小家伙,别这么大火气,」Fred说,「我们会赔给你的,对吗George?」

「当然——巧克力蛙,外加一盒比比多味豆怎么样?」George带着嬉笑的声音从我右侧传来,我猛的抬起头,「你们保证?」我抬起袖子在鼻子上蹭了蹭,把脸逐渐逼近他们,「你们保证!」

George好笑的抬起双手投降状,「好的保证,所以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当然!」我腾的跳下床,踢踏着宽大的拖鞋跑出房间,「嘿快点,你们在等什么?」



躲在爸妈房间的大衣柜里,关上门以后的小空间瞬间漆黑一片,「1——2——」Fred在走廊里大声数着,这次轮到他当鬼,我可真庆幸自己找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通常我们都不会藏在这里,妈妈总是反对我们进他们的房间,谁知道他们藏了什么宝贝?正想着,我听到外面的吵闹声——Ginny被抓住了,最小的妹妹终究还是没什么战斗力。我在心里偷偷嘲笑了她一下,她不会知道的。

「Roooooonnie——」是Fred的声音,他进来了!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往衣服后面退,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Ronnie我知道你在——噗!」

我闻声皱起眉头,他在笑什么?

「哈!」他一下打开柜门,从一堆衣服中发现了我,「抓到你了!」我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随即又生气的撅起嘴来。

「噢——」真是让人受不了,「我觉得藏的很好的,我甚至都没有呼吸!」我向Fred抱怨着,任他领着我的手把我带下楼。「你是怎么发现的,怎么发现我的?」

「小傻子,」他笑着转过头,「你的拖鞋落在柜子外面了。」







如果让我能有一个机会能对Fred和George成功实行报复,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们两个回到妈妈的肚子里重新出生,这样我就会是哥哥了。

事情是这样的,Fred和George在晚饭后静悄悄走过来,人畜无害得样子给我一些咀嚼糖,就是那种可以在嘴里咀嚼却永远不会没有味道的糖果,非常好吃,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蓝莓味——噢不对不应该继续这个话题。虽然我知道他们给的东西一定会有问题,这点来说我还没有笨蛋那种地步,所以他们也给了Ginny一块。她吃了理所当然的不会有问题,当然不会有!那是因为这是个陷阱,一个全套!bloody hell!

你猜怎么着?我现在正抱着面包虫吃的不亦乐乎,停下!别啃了,这实在是太恶心了!

「看来小荣荣很喜欢吃这个,对吗George?」
「没错Fred,没错。我在想如果是别的昆虫,比如蜘蛛腿之类的?」
「好主意老兄」
「说干就干?」

饶了我吧,你们就不能放过一只可怜的仓鼠?令人值得高兴的是,我的思想还在,而坏消息是,我的身体根本不听从思想的命令。看到眼前的面包虫一阵反胃。

梅林的臭袜子!George手上拎着一只死蜘蛛,等等老哥我们有话好商量,我把一个月份的肉汁土豆泥都给你们吃!

nonononono!!别拿过来!!







「噢梅林!这一个星期一来我一直在试着减轻体重」我站在麻瓜体重秤上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看来一点都没有变化,这真让人生气」

「噢是吗?」Hermione的眼神还在书本的字里行间中,语气有点嘲笑的意味。「你用了什么方法?」她抬起头,看着手里拿着被咬了只剩下一半的牛角面包的我。

「意念」我说。









靠着湖边的大树,我半眯着眼,躲闪着树叶的缝隙中依稀透过的阳光,微风拂面头顶树叶碰撞的沙沙作响,远处传来的打闹声和一些分享小秘密的窃窃私语,有些催促着我的困意。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忽然记起童年的时光,总会拿着最喜欢的玩具跑去找哥哥们玩的我。那时候Ginny非常小,需要更多的照顾,而妈妈总是没有那么多时间。

哥哥们总是会用属于他们自己的方式来陪伴我,虽然有时候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也能从其中感受到那份感情,能融入内心那般。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Bill,身为大哥,不免会非常忙碌,但他也会停下手中的一切来陪我,或者把我抱起来,又或者陪我一起在空旷的园子里跑来跑去,我被地精吓得不轻,甚至不敢哭出声,他会轻轻拍我的背,告诉我不要哭它们不会伤害你的。也许我会靠着他的肩膀就这样睡着,但醒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他很忙我知道的,但那时候我还是幼稚的向梅林祈祷,希望这个最温柔的大哥可以多腾出来一些时间陪我。

和Charlie相处的时间总是急匆匆,那时候他可是格兰芬多魁地奇的好手,我没办法和他一起训练,但起码我会傻笑着看着他练习快速飞行,在房子周围,消失,又出现。等一切都结束了,他会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回到房子里,笑着问我今天怎么样?「棒极了!」我回答着一成不变的夸赞。

Percy——噢!他会让我练习写字的。虽然我会写,我当然会!但他总是在说,稍微用点心你的字会比现在漂亮几倍的。写字漂亮可以得到免费的南瓜馅饼吗?不能的话我为什么要练习?但通常我跑去和妈妈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反而会被责备,看来她觉得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要比去室外跑跑跳跳有意思的多。

Fred和George我压根不想提,不提也罢。他们简直是我童年的克星,可怕的噩梦,现在想起来都会对他们所做的种种事迹心生抗拒,从对蜘蛛的恐惧开始,只要他们笑嘻嘻的跑过来叫我的名字,我便下意识的拔腿就跑,直到现在我依然是作此反应。——不过说实话,如果他们没有恶作剧,而是用心陪我玩的时候,也可以说的上是模范的哥哥们了,被他们逗的不停大笑,我甚至可以笑一整天,这完全不夸张。


「Ron?」记忆被打断,是Harry的声音,「Seamus已经在等着了,我们得快点趁下午得课开始之前打一场。」最近Harry总是拽着我们一起打魁地奇,虽然有些频繁,但这也不免算是一件好事。

我支撑起身体,抬手拍了拍袍子上的杂草和尘土。「我们走吧,Seamus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先生。」我笑着说。

风停下来,树叶静止住。一切都没变,只是树荫下多了一处被压过的印子。

遇见未来的自己。


※Ron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大约四年级左右设定




砰——
伴随着的一声闷响,一桌人的吵闹声戛然而止——小猪来送信了。


「Ron你去把信拿过来,」妈妈在厨房忙着煎好最后几片培根,「这只可怜猫头鹰迟早会撞掉自己所有的羽毛!」


我站起身,把最后一口青豆塞进嘴里,并下意识的将手在睡裤上胡乱抹了抹,拿下小猪嘴上叼着的信。



我瞧瞧,一封是爸爸的,还有一封Ginny的——是Hermione寄来的,看来她们的关系还真不错,至少这一个假期我已经看到三封了,只是没有一封是给我的,大概从上次舞会的事情以后她就不太想和我聊天了。我撇了撇嘴,准备把信分给它们的主人。


噢,这里还有一封,和Ginny的信有点黏在一起了。我稍稍用力将它们分开,被撕破了点纸皮,是一封不算精致的信件,上面写着[致Ron Weasley]。一定是Harry寄来的,我想,看来他的姨夫终于不阻止他给好朋友写信了。我将信封翻过来覆过去的看,发现并没有寄信人的名字。好吧,想必Harry也有粗心的时候。


[太阳落山之前,国王车站外的咖啡厅见。]


有些泛黄的牛皮纸上只写了这几个词,咖啡厅?这是什么新流行的聚会地点吗,要我说倒不如叫上几个好兄弟一起打一场魁地奇来的痛快。


「——噢,」我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猛然抬起头,Ginny和爸爸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声源处,我没在意他们奇怪的目光,把盘子里剩下的早餐胡乱往嘴里扒了扒,起身小跑回房间。


「糟糕了,」我坐在床边自言自语着,手里还攥着那封信,「Harry说不定也邀请了Hermione,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是希望借这个机会让我们解开矛盾重归于好。梅林的胡子!」


要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但我总是很紧张,面对脾气并不算好的Hermione我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我需要注意言辞,和态度,最关键的是她现在一定还在生我的气。不过好在有Harry在,再怎么说也没有不能解开的矛盾不是?况且我们还是这么好的朋友。


天还算亮,我穿好衣服出了门。今天的雾有点多,视线都感觉朦胧了起来。但抬头却能看到大的出奇的云和湛蓝色天空,雾气搞得连天气都跟着变冷了。


实际上我压根不确定那封信就是Harry写来的,但是要说如此像我的笔迹的人,除了Harry开玩笑似的刻意模仿,还能有谁呢?这么想着,忽然吹来一阵风,有丝丝凉意,我下意识缩了缩肩膀,手叉进外套口袋——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噢,是Fred的弹力球,我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瞅了瞅。刚放假的时候和Fred下棋赢来的,「这东西除非你用手去抓住它,」「否则它永远都不会停下来」Fred和George当时是这么说了。还有待改善,大概需要再研究一段日子才行。虽然平时被他们欺负是事实,但他们的聪明的脑袋总能研究出来新鲜好玩儿的东西也是事实,老实说我还真期待他们的新作品。


趁着太阳还在地平线上面,我也差不多到了国王车站,总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异常的快,似乎一眨眼就到了目的地。车站没什么人,火车的拉笛声从远处传来,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在车站的入口处。


「您好先生,」我走过去和那个穿着制服的人问路,「您知道这附近的咖啡厅在哪里吗?」火车的笛声突然响起,我不得不跟着提高音量。


那个人显然听到了,但只是转过头盯着我看,并没有说什么,我被他瞅的有些发毛,后退几步。「呃,您不知道的话就算了,谢谢。」我转身离开,并加快了脚步。


「二十七步!」那人在我身后大声喊,我被吓了一跳,「明明就在眼前!」他又说。我回过头道谢,那人却消失了。


二十七步,在我眼前?我抬头四下张望,然而这附近并没有我用二十七步就可以到达的咖啡厅,也许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重新迈开步子往前走,心里却无意识的念着,「一…二…三…」等数到了二十七,被突然而来阴影挡住了光线。


我抬起头,眼前赫然立着一个建筑物,看起来有一些年代感,以深棕色为主,窗框和门框是墨绿色的,门前的地毯上印着欢迎光临的字样,门上还挂着一个铃铛。


[□△○◇咖啡厅]这名字还真稀奇,看来麻瓜世界除了破釜酒吧以外又新建了一个巫师聚集地,刚刚那个奇怪的人大概不是普通的麻瓜。我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音乐声和人们低声的谈话,Harry不知道到了没有,但愿他并没有真的叫上Hermione,不然我真的会很尴尬。


我抬手推开门,刚刚的音乐和人声瞬间消失,里面没有一个人,虽然整洁干净,还有些淡淡的咖啡香,但整个店里只有角落孤零零的摆着一套双人桌椅。


「Ron Weasley先生是吗?」一位女士拉住我的胳膊,从打扮来看应该是服务生,「您终于来了,让我带您去您的座位,」她并没有放开抓着我的手,自顾自的将我带到那仅有的一个位置上,桌子上还立着一个写着我名字的牌子。「您的赴约者马上就来,请稍等。」


我有些不解,对于刚刚的种种疑惑,从到达车站开始奇怪的事接连不断,奇怪的天气奇怪的人和奇怪的咖啡馆,说不定待会儿还会出现什么更奇怪的人来跟我一起享受下午茶了。


就在我刚坐下没一会儿,门口便进来了一个人,个子挺高,还有红色的头发和脸上的雀斑,看起来眼熟无比,和那个女士稍微打了招呼便也被带了过来,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子,又看了看我。「谢谢你。」说完转头给了她一些小费。


嘿,等等!我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这不是Harry,也没有什么Hermione,我终于明白那封信的笔迹为什么会如此眼熟,从他一进门我就觉得不太对劲,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我吗?


我抽了一口冷气,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双手紧张的在桌子下面搓来搓去,眼神有意无意瞄着这个人。他看起来比我年龄要大了不少,虽然不太明显,但脸上已经多多少少有些岁月痕迹,梅林!这是究竟怎么回事?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他的声音低沉且成熟,面带着微笑向我伸出手,看起来十分友好。「我是Ron,Ron Weasley。」


「您好,」我在裤子上抹了抹手心的汗,勉强咧了咧嘴角,「我是…噢我的意思是,我也是Ron Weasley。」世界真奇妙不是吗?我在和我自己握手。


「请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您给我寄了一封信对吗?现在这是算时空错乱吗?」看着他在我对面坐下,我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准确的说,我也不是非常清楚,给你寄信并不是我。」他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有什么难以解释的理由似的,「我也收到了一封信,大概是来自你的,我想。」


他伸手在口袋里摸索着,然后掏出了一封和我早上收到几乎一模一样的信,泛黄的信纸,上面写着[太阳落山之前,国王车站外的咖啡厅见。]



「这是我的字没错,」我惊呼,「但我从来没有写过这封信,我发誓。」我这一假期除了给Harry写了几封压根不可能被回复的信之外,没再给任何人写过信了,更何况是写给我自己?


他轻笑了几声,好像我刚刚讲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确实是不可思议,但我们可以把这当做一个神奇的经历不是吗?」他抬起头看着我,伸出食指在我们两个之间的空气中划来划去,「我是说,两个Ron相遇的经历。」


正说着,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需不需要来点什么。「一杯卡布奇诺,谢谢。」他说着我从来没听过的名词,卡布奇洛是什么?


「你呢?」她看向我。「呃…一样,谢谢。」


「说实话这是Hermione一直喜欢喝的,虽然我觉得味道不算多好,要说还是黄油啤酒好喝,但我已经很久没喝过了。」他自顾自的说些什么,我只能在他的句子中找寻些熟悉的词,「Hermione,您是说Hermione Granger?」我把身子稍微探向前,「您也认识她?」



「要知道我就是你,未来的你,怎么会不认识呢?况且,」他像是想到什么美好的事情一样露出淡淡微笑,「她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说完稍微直了直身子,好像他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我们还有了一个女儿,我们给她起名字叫Rose,人如其名的可爱与美丽。」他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回忆里向我描述着他的幸福生活,而我却还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突然有一个人说他就是是未来的自己,并告诉你说,将来会和你最要好的朋友结婚生子,我想不管是谁都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一下。


「噢对了,」他停下刚刚的话题突然看着我,「让我猜猜看,你现在一定在和Hermione闹别扭,对吗?」他笑着,眼神中透露着肯定的神情,「相信我,只要有耐心多哄哄她,一切都会好的。Mione的外表非常坚强,不服输,但她总归是一个女孩子,心里柔弱的部分比男孩子要多。」说着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梅林才知道他为什么会猜到我开始对Hermione有些好感了,噢也是,他就是我,他当然会知道。「好吧,我想你说的有道理——我会试着去做的,」我回答道,接着又小小的埋怨起来,「有的时候Hermione的脾气我真的有点搞不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句话惹她生气了,」我耸了耸肩,「女孩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听完这话他大笑起来,手轻拍着桌面,「那是你还不够了解她,总会有一天你可以真正的明白她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的意思——就像我现在这样。」


话没说完,服务生从他身后走来,端着两杯饮料,白色的瓷杯里装满泡沫似的东西,还点缀着一个像花似的图案,真神奇。


「尝尝看?」他说。


我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有些苦,无非就是咖啡而已,不过这稀奇古怪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就无从得知了。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白沫,转头看向窗外,太阳已经落山了,最后的橙色夕阳光打在门口的玻璃窗上,映射着墙壁和地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放的缓慢轻音乐,让气氛变得惬意起来。


「您所在的时间,有什么新鲜事吗?」我收回四处打量的眼神,放下杯子问道。


「我们和麻瓜世界已经相通了,不知道这算不算什么新鲜事?」他用纸巾擦了擦嘴上的泡沫,表情却一下子正经起来,「实不相瞒,过些年你会经历一场非常可怕的战争,非常可怕。到时候你要记住,相信你的朋友们,要尽你所能去帮助他们。」他握紧了拳头,弄得我也紧张了起来。



「我一直都相信我的朋友们的,您最清楚的不是吗?」我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杯中的液体随着重力也晃动起来,「朋友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这点您一定最清楚不过了,我也相信您一定也不会背叛任何一个朋友,就像我一样。」


「是的没错,就像你一样。我的意思是,也像我一样,不是吗?」他的表情有所缓和了,嘴角微微上扬,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后来从他的嘴里得知,未来的我会成为魁地奇的好手,会帮助Harry和Hermione对抗最可怕的敌人,会如何的坚韧不拔,如何的勇敢向前。听起来我好像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一样,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我可真的要睡觉都要笑醒了。我不错过他的任何一个单词,认真听着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像是听一个精彩的故事,但却是关于自己的故事,世界可真奇妙,不是吗?



「天色不早了,」他说。


我转头看向窗外,天已经黑了,如果现在不回去妈妈一定会等急了,但这一天如此美好,我真不想让它结束。「我想我们都需要回家了,和自己相处的时光真是愉快,对吗?」



「噢我都不想回去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我伸了个懒腰,「如果不是我可以尝到咖啡的苦味,感受到阳光的温度,我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看着外面车站的门口熙熙攘攘各自归家的人群,我意识到这段奇妙的经历是该结束了。



「噢!噢——」我大叫道,「我们可以给对方留下一些纪念品,来纪念今天的特殊意义,是吗?」我满怀期待的眼光看着他,他似乎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似的,笑着点了点头,便开始摸索口袋里得东西。


「这是麻瓜的硬币,我想你还没见过?」他从皮夹里掏出一枚硬币放到我手上,「我相信你看到的时候会想起我的。」


我拿着这枚硬币仔细瞧了瞧,虽然在以前见过Harry的麻瓜硬币,不过和这个似乎不太一样,一枚银色的擦的发亮的硬币,上面还刻着一个人的头像——虽然我不认识。


「看起来真不错,这很值钱吗?」我问他。


「准确来讲,并不算值钱,一些零钱而已,」他把皮夹收回了口袋里,「不到一个西可,差不多。」也不算少,我想。


我在裤子和上衣口袋掏了一通,发现只有几个纳特和一个Fred的弹球。


「纳特我相信你一定见过了,」我拿出弹球递到他眼前,「给你这个吧,我从Fred那里赢来的,虽然是个未完成品,不过也算是一个小玩具。」我撇了撇嘴,要说我真是没什么送的出手的东西,谁会知道今天是这个情况呢?


「噢我记得这个,」他从我手里拿走了弹球,「后来我把它弄丢了,而George也再没继续研究这个…」他眼神充满失落和悲伤,在麻瓜世界弄丢一个弹球原来是这么难过的事情吗?我都跟着他莫名悲伤了起来。


「嘿,Ron,答应我件事。」他抬头认真看着我说,「你回家以后,请代替我给Fred一个大大的拥抱,非常大的那种,要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他笑了起来,但眼神的悲伤并没有改变多少,我甚至看到了一些眼泪积在眼眶中。



「噢,没问题。」我说,「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吧,但愿他不会推开我或者给我来个倒挂金钟之类的。」


「那还真是令人怀念的日子。」他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走吧,趁妈妈和Hermione还没生气。」我们收好各自的纪念品,他起身去付了钱,一起走出了咖啡厅。



气温有些低,我甚至感觉能哈出白气,「真是够呛的天气,现在才几月?」我搓了搓手,「你要怎么走?」


「幻影显形,」他说,「我猜你现在还不会,不过老实说我也不是非常在行,要知道那次我可是——」


「——差点没了胳膊,」我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话,刚刚他跟我讲过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我会好好学习这个的,好了吧?」说完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吧,那我们要就此告别了,」他伸出手,「希望有机会还能再见。」



「嗯,」我握了握他的手,「有机会再见!」我看着他几步走向阴暗的街角,随后消失在了黑暗中,真是不可思议。


看来我也需要回家了,不过我可没有那么方便的方法,但愿妈妈在看到我这么晚才到家的时候不会太生气。这么想着我朝着下午来的方向走去,那个奇怪的人依然站在车站大门口。


那人看见了我以后,立刻冲了过来,我下意识想跑开,但无论如何似乎都在原地踏步,这是什么奇怪的咒语吗!突然,那个人站到了我面前,大喊着「时间到了!」


我猛的从床上惊醒,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异常快,被褥的温热和额头的汗水让我确定自己刚刚是在做梦,天已经亮了,楼下传来妈妈做早餐的声音。



梅林,原来一切都是梦。



我想抹掉头上的汗水,发现手中攥着什么——那是一枚银色的麻瓜硬币。










P.S.

给Fred的拥抱大家就自己脑补吧,反正肯定免不了倒挂金钩了x

没有同好cp的痛(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