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吉子

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没脑子( • ̀ω•́ )✧

围巾和领带不是同一年级的,这种事就不要在意了xx

【RW】一些短打。



※Ron第一视角,时间线几乎都是战前。是除了德罗以外的一些关于罗恩的日常。
※说实话只是为了存戏x





「妈妈!Fred把我的巧克力蛙吃了——」我从楼上一路小跑扑在妈妈怀里,「他和George两个人把它吃光了!他们还故意吧唧着嘴,他们——」

「噢Ron,」妈妈打断我的话,停下忙着收拾的动作,轻轻把我拎开。「你已经十岁半了亲爱的,你需要学会自己处理这种事。距离去Hogwarts只有半年了,到时候我还要陪你一起去上学吗?」她叉着腰叹了口气,「Ginny都快要比你懂事了。」说完继续回身做她的家务活去了。我低下头撇了撇嘴,心里一阵委屈。

无视讨厌鬼双胞胎哥哥的冷嘲热讽,转身回到房间并故意的用尽全身力气关上门。拖沓着宽大的睡裤,我一个猛子扑向早上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柔软床铺,家居鞋顺势飞出并啪嗒啪嗒的掉在地板上。

「那是我攒了好久的零花钱才买的,」我把脸埋在棉被里含糊不清的嘟嘟囔囔,声音略带哽咽,「哥哥欺负我妈妈不管我,现在连Ginny都开始嫌弃我了。我可真想Bill大哥……」

「Ronnie——」门外突然传来George的声音,「一起来玩捉迷藏吧!」没等我反应他便自顾自的打开了我房间的门,「快点,Ginny难得也答应了和我们一起玩。」

我捂着被子不出声,悄悄的吸了吸鼻子。我可不想被他们知道我因为这些事还要哭鼻子,虽然我并没有,我只是眼睛有些酸罢了。况且我现在还很生气!非常生气。

他们跳到我床上揉了揉我的头,「嘿小家伙,别这么大火气,」Fred说,「我们会赔给你的,对吗George?」

「当然——巧克力蛙,外加一盒比比多味豆怎么样?」George带着嬉笑的声音从我右侧传来,我猛的抬起头,「你们保证?」我抬起袖子在鼻子上蹭了蹭,把脸逐渐逼近他们,「你们保证!」

George好笑的抬起双手投降状,「好的保证,所以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当然!」我腾的跳下床,踢踏着宽大的拖鞋跑出房间,「嘿快点,你们在等什么?」



躲在爸妈房间的大衣柜里,关上门以后的小空间瞬间漆黑一片,「1——2——」Fred在走廊里大声数着,这次轮到他当鬼,我可真庆幸自己找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通常我们都不会藏在这里,妈妈总是反对我们进他们的房间,谁知道他们藏了什么宝贝?正想着,我听到外面的吵闹声——Ginny被抓住了,最小的妹妹终究还是没什么战斗力。我在心里偷偷嘲笑了她一下,她不会知道的。

「Roooooonnie——」是Fred的声音,他进来了!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往衣服后面退,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Ronnie我知道你在——噗!」

我闻声皱起眉头,他在笑什么?

「哈!」他一下打开柜门,从一堆衣服中发现了我,「抓到你了!」我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随即又生气的撅起嘴来。

「噢——」真是让人受不了,「我觉得藏的很好的,我甚至都没有呼吸!」我向Fred抱怨着,任他领着我的手把我带下楼。「你是怎么发现的,怎么发现我的?」

「小傻子,」他笑着转过头,「你的拖鞋落在柜子外面了。」







如果让我能有一个机会能对Fred和George成功实行报复,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们两个回到妈妈的肚子里重新出生,这样我就会是哥哥了。

事情是这样的,Fred和George在晚饭后静悄悄走过来,人畜无害得样子给我一些咀嚼糖,就是那种可以在嘴里咀嚼却永远不会没有味道的糖果,非常好吃,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蓝莓味——噢不对不应该继续这个话题。虽然我知道他们给的东西一定会有问题,这点来说我还没有笨蛋那种地步,所以他们也给了Ginny一块。她吃了理所当然的不会有问题,当然不会有!那是因为这是个陷阱,一个全套!bloody hell!

你猜怎么着?我现在正抱着面包虫吃的不亦乐乎,停下!别啃了,这实在是太恶心了!

「看来小荣荣很喜欢吃这个,对吗George?」
「没错Fred,没错。我在想如果是别的昆虫,比如蜘蛛腿之类的?」
「好主意老兄」
「说干就干?」

饶了我吧,你们就不能放过一只可怜的仓鼠?令人值得高兴的是,我的思想还在,而坏消息是,我的身体根本不听从思想的命令。看到眼前的面包虫一阵反胃。

梅林的臭袜子!George手上拎着一只死蜘蛛,等等老哥我们有话好商量,我把一个月份的肉汁土豆泥都给你们吃!

nonononono!!别拿过来!!







「噢梅林!这一个星期一来我一直在试着减轻体重」我站在麻瓜体重秤上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看来一点都没有变化,这真让人生气」

「噢是吗?」Hermione的眼神还在书本的字里行间中,语气有点嘲笑的意味。「你用了什么方法?」她抬起头,看着手里拿着被咬了只剩下一半的牛角面包的我。

「意念」我说。









靠着湖边的大树,我半眯着眼,躲闪着树叶的缝隙中依稀透过的阳光,微风拂面头顶树叶碰撞的沙沙作响,远处传来的打闹声和一些分享小秘密的窃窃私语,有些催促着我的困意。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忽然记起童年的时光,总会拿着最喜欢的玩具跑去找哥哥们玩的我。那时候Ginny非常小,需要更多的照顾,而妈妈总是没有那么多时间。

哥哥们总是会用属于他们自己的方式来陪伴我,虽然有时候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也能从其中感受到那份感情,能融入内心那般。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Bill,身为大哥,不免会非常忙碌,但他也会停下手中的一切来陪我,或者把我抱起来,又或者陪我一起在空旷的园子里跑来跑去,我被地精吓得不轻,甚至不敢哭出声,他会轻轻拍我的背,告诉我不要哭它们不会伤害你的。也许我会靠着他的肩膀就这样睡着,但醒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他很忙我知道的,但那时候我还是幼稚的向梅林祈祷,希望这个最温柔的大哥可以多腾出来一些时间陪我。

和Charlie相处的时间总是急匆匆,那时候他可是格兰芬多魁地奇的好手,我没办法和他一起训练,但起码我会傻笑着看着他练习快速飞行,在房子周围,消失,又出现。等一切都结束了,他会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回到房子里,笑着问我今天怎么样?「棒极了!」我回答着一成不变的夸赞。

Percy——噢!他会让我练习写字的。虽然我会写,我当然会!但他总是在说,稍微用点心你的字会比现在漂亮几倍的。写字漂亮可以得到免费的南瓜馅饼吗?不能的话我为什么要练习?但通常我跑去和妈妈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反而会被责备,看来她觉得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要比去室外跑跑跳跳有意思的多。

Fred和George我压根不想提,不提也罢。他们简直是我童年的克星,可怕的噩梦,现在想起来都会对他们所做的种种事迹心生抗拒,从对蜘蛛的恐惧开始,只要他们笑嘻嘻的跑过来叫我的名字,我便下意识的拔腿就跑,直到现在我依然是作此反应。——不过说实话,如果他们没有恶作剧,而是用心陪我玩的时候,也可以说的上是模范的哥哥们了,被他们逗的不停大笑,我甚至可以笑一整天,这完全不夸张。


「Ron?」记忆被打断,是Harry的声音,「Seamus已经在等着了,我们得快点趁下午得课开始之前打一场。」最近Harry总是拽着我们一起打魁地奇,虽然有些频繁,但这也不免算是一件好事。

我支撑起身体,抬手拍了拍袍子上的杂草和尘土。「我们走吧,Seamus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先生。」我笑着说。

风停下来,树叶静止住。一切都没变,只是树荫下多了一处被压过的印子。

【DMRW/德罗】短打。


#糖
#第一人称注意



晚饭过后,礼堂的人群逐渐散去。

相隔两张桌子的距离,我看到那人匆匆忙忙与身边两个朋友道别,想都不用想又是用一些蹩脚可笑的理由搪塞过去。转身离开的瞬间那小心翼翼望向我的眼神,让我不禁低下头暗笑。

「怎么了Draco?」Pansy凑过来小声问。

我摇了摇头,无视她的问题,缓缓起身,随着那抹红色的身影到达了塔楼。

「你就不能早一些出来吗?」他转过身面对着我,叉着手臂一副气不平的样子。「至少早那么一次也好。」

我默不作声,抬起脚上前半步,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Parkinson又对你说什么了?我的坏话?瞧瞧啊——那个可怜的Weasley和他的旧袍子」他翻了个白眼,继续说「我想你们两个看起来挺合适的,不是吗?至少从说人坏话的方面。」

「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不停休的唠叨下去,蜂蜜公爵的新品我就去送给Pansy了?」我掏了掏口袋,拿出一袋包装精美的糖果。「——既然你说我们这么合适的话」抬起眼看着对面脸憋的红红的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知道我喜欢的是你Weasley」拉起他的手,把最新的芝士口味牛轧糖放到他的手心。「在我心里,谁都比不过你」

语毕,将一吻落在对方手背。

遇见未来的自己。


※Ron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大约四年级左右设定




砰——
伴随着的一声闷响,一桌人的吵闹声戛然而止——小猪来送信了。


「Ron你去把信拿过来,」妈妈在厨房忙着煎好最后几片培根,「这只可怜猫头鹰迟早会撞掉自己所有的羽毛!」


我站起身,把最后一口青豆塞进嘴里,并下意识的将手在睡裤上胡乱抹了抹,拿下小猪嘴上叼着的信。



我瞧瞧,一封是爸爸的,还有一封Ginny的——是Hermione寄来的,看来她们的关系还真不错,至少这一个假期我已经看到三封了,只是没有一封是给我的,大概从上次舞会的事情以后她就不太想和我聊天了。我撇了撇嘴,准备把信分给它们的主人。


噢,这里还有一封,和Ginny的信有点黏在一起了。我稍稍用力将它们分开,被撕破了点纸皮,是一封不算精致的信件,上面写着[致Ron Weasley]。一定是Harry寄来的,我想,看来他的姨夫终于不阻止他给好朋友写信了。我将信封翻过来覆过去的看,发现并没有寄信人的名字。好吧,想必Harry也有粗心的时候。


[太阳落山之前,国王车站外的咖啡厅见。]


有些泛黄的牛皮纸上只写了这几个词,咖啡厅?这是什么新流行的聚会地点吗,要我说倒不如叫上几个好兄弟一起打一场魁地奇来的痛快。


「——噢,」我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猛然抬起头,Ginny和爸爸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声源处,我没在意他们奇怪的目光,把盘子里剩下的早餐胡乱往嘴里扒了扒,起身小跑回房间。


「糟糕了,」我坐在床边自言自语着,手里还攥着那封信,「Harry说不定也邀请了Hermione,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是希望借这个机会让我们解开矛盾重归于好。梅林的胡子!」


要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但我总是很紧张,面对脾气并不算好的Hermione我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我需要注意言辞,和态度,最关键的是她现在一定还在生我的气。不过好在有Harry在,再怎么说也没有不能解开的矛盾不是?况且我们还是这么好的朋友。


天还算亮,我穿好衣服出了门。今天的雾有点多,视线都感觉朦胧了起来。但抬头却能看到大的出奇的云和湛蓝色天空,雾气搞得连天气都跟着变冷了。


实际上我压根不确定那封信就是Harry写来的,但是要说如此像我的笔迹的人,除了Harry开玩笑似的刻意模仿,还能有谁呢?这么想着,忽然吹来一阵风,有丝丝凉意,我下意识缩了缩肩膀,手叉进外套口袋——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噢,是Fred的弹力球,我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瞅了瞅。刚放假的时候和Fred下棋赢来的,「这东西除非你用手去抓住它,」「否则它永远都不会停下来」Fred和George当时是这么说了。还有待改善,大概需要再研究一段日子才行。虽然平时被他们欺负是事实,但他们的聪明的脑袋总能研究出来新鲜好玩儿的东西也是事实,老实说我还真期待他们的新作品。


趁着太阳还在地平线上面,我也差不多到了国王车站,总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异常的快,似乎一眨眼就到了目的地。车站没什么人,火车的拉笛声从远处传来,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在车站的入口处。


「您好先生,」我走过去和那个穿着制服的人问路,「您知道这附近的咖啡厅在哪里吗?」火车的笛声突然响起,我不得不跟着提高音量。


那个人显然听到了,但只是转过头盯着我看,并没有说什么,我被他瞅的有些发毛,后退几步。「呃,您不知道的话就算了,谢谢。」我转身离开,并加快了脚步。


「二十七步!」那人在我身后大声喊,我被吓了一跳,「明明就在眼前!」他又说。我回过头道谢,那人却消失了。


二十七步,在我眼前?我抬头四下张望,然而这附近并没有我用二十七步就可以到达的咖啡厅,也许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重新迈开步子往前走,心里却无意识的念着,「一…二…三…」等数到了二十七,被突然而来阴影挡住了光线。


我抬起头,眼前赫然立着一个建筑物,看起来有一些年代感,以深棕色为主,窗框和门框是墨绿色的,门前的地毯上印着欢迎光临的字样,门上还挂着一个铃铛。


[□△○◇咖啡厅]这名字还真稀奇,看来麻瓜世界除了破釜酒吧以外又新建了一个巫师聚集地,刚刚那个奇怪的人大概不是普通的麻瓜。我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音乐声和人们低声的谈话,Harry不知道到了没有,但愿他并没有真的叫上Hermione,不然我真的会很尴尬。


我抬手推开门,刚刚的音乐和人声瞬间消失,里面没有一个人,虽然整洁干净,还有些淡淡的咖啡香,但整个店里只有角落孤零零的摆着一套双人桌椅。


「Ron Weasley先生是吗?」一位女士拉住我的胳膊,从打扮来看应该是服务生,「您终于来了,让我带您去您的座位,」她并没有放开抓着我的手,自顾自的将我带到那仅有的一个位置上,桌子上还立着一个写着我名字的牌子。「您的赴约者马上就来,请稍等。」


我有些不解,对于刚刚的种种疑惑,从到达车站开始奇怪的事接连不断,奇怪的天气奇怪的人和奇怪的咖啡馆,说不定待会儿还会出现什么更奇怪的人来跟我一起享受下午茶了。


就在我刚坐下没一会儿,门口便进来了一个人,个子挺高,还有红色的头发和脸上的雀斑,看起来眼熟无比,和那个女士稍微打了招呼便也被带了过来,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子,又看了看我。「谢谢你。」说完转头给了她一些小费。


嘿,等等!我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这不是Harry,也没有什么Hermione,我终于明白那封信的笔迹为什么会如此眼熟,从他一进门我就觉得不太对劲,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我吗?


我抽了一口冷气,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双手紧张的在桌子下面搓来搓去,眼神有意无意瞄着这个人。他看起来比我年龄要大了不少,虽然不太明显,但脸上已经多多少少有些岁月痕迹,梅林!这是究竟怎么回事?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他的声音低沉且成熟,面带着微笑向我伸出手,看起来十分友好。「我是Ron,Ron Weasley。」


「您好,」我在裤子上抹了抹手心的汗,勉强咧了咧嘴角,「我是…噢我的意思是,我也是Ron Weasley。」世界真奇妙不是吗?我在和我自己握手。


「请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您给我寄了一封信对吗?现在这是算时空错乱吗?」看着他在我对面坐下,我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准确的说,我也不是非常清楚,给你寄信并不是我。」他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有什么难以解释的理由似的,「我也收到了一封信,大概是来自你的,我想。」


他伸手在口袋里摸索着,然后掏出了一封和我早上收到几乎一模一样的信,泛黄的信纸,上面写着[太阳落山之前,国王车站外的咖啡厅见。]



「这是我的字没错,」我惊呼,「但我从来没有写过这封信,我发誓。」我这一假期除了给Harry写了几封压根不可能被回复的信之外,没再给任何人写过信了,更何况是写给我自己?


他轻笑了几声,好像我刚刚讲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确实是不可思议,但我们可以把这当做一个神奇的经历不是吗?」他抬起头看着我,伸出食指在我们两个之间的空气中划来划去,「我是说,两个Ron相遇的经历。」


正说着,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需不需要来点什么。「一杯卡布奇诺,谢谢。」他说着我从来没听过的名词,卡布奇洛是什么?


「你呢?」她看向我。「呃…一样,谢谢。」


「说实话这是Hermione一直喜欢喝的,虽然我觉得味道不算多好,要说还是黄油啤酒好喝,但我已经很久没喝过了。」他自顾自的说些什么,我只能在他的句子中找寻些熟悉的词,「Hermione,您是说Hermione Granger?」我把身子稍微探向前,「您也认识她?」



「要知道我就是你,未来的你,怎么会不认识呢?况且,」他像是想到什么美好的事情一样露出淡淡微笑,「她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说完稍微直了直身子,好像他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我们还有了一个女儿,我们给她起名字叫Rose,人如其名的可爱与美丽。」他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回忆里向我描述着他的幸福生活,而我却还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突然有一个人说他就是是未来的自己,并告诉你说,将来会和你最要好的朋友结婚生子,我想不管是谁都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一下。


「噢对了,」他停下刚刚的话题突然看着我,「让我猜猜看,你现在一定在和Hermione闹别扭,对吗?」他笑着,眼神中透露着肯定的神情,「相信我,只要有耐心多哄哄她,一切都会好的。Mione的外表非常坚强,不服输,但她总归是一个女孩子,心里柔弱的部分比男孩子要多。」说着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梅林才知道他为什么会猜到我开始对Hermione有些好感了,噢也是,他就是我,他当然会知道。「好吧,我想你说的有道理——我会试着去做的,」我回答道,接着又小小的埋怨起来,「有的时候Hermione的脾气我真的有点搞不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句话惹她生气了,」我耸了耸肩,「女孩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听完这话他大笑起来,手轻拍着桌面,「那是你还不够了解她,总会有一天你可以真正的明白她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的意思——就像我现在这样。」


话没说完,服务生从他身后走来,端着两杯饮料,白色的瓷杯里装满泡沫似的东西,还点缀着一个像花似的图案,真神奇。


「尝尝看?」他说。


我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有些苦,无非就是咖啡而已,不过这稀奇古怪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就无从得知了。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白沫,转头看向窗外,太阳已经落山了,最后的橙色夕阳光打在门口的玻璃窗上,映射着墙壁和地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放的缓慢轻音乐,让气氛变得惬意起来。


「您所在的时间,有什么新鲜事吗?」我收回四处打量的眼神,放下杯子问道。


「我们和麻瓜世界已经相通了,不知道这算不算什么新鲜事?」他用纸巾擦了擦嘴上的泡沫,表情却一下子正经起来,「实不相瞒,过些年你会经历一场非常可怕的战争,非常可怕。到时候你要记住,相信你的朋友们,要尽你所能去帮助他们。」他握紧了拳头,弄得我也紧张了起来。



「我一直都相信我的朋友们的,您最清楚的不是吗?」我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杯中的液体随着重力也晃动起来,「朋友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这点您一定最清楚不过了,我也相信您一定也不会背叛任何一个朋友,就像我一样。」


「是的没错,就像你一样。我的意思是,也像我一样,不是吗?」他的表情有所缓和了,嘴角微微上扬,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后来从他的嘴里得知,未来的我会成为魁地奇的好手,会帮助Harry和Hermione对抗最可怕的敌人,会如何的坚韧不拔,如何的勇敢向前。听起来我好像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一样,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我可真的要睡觉都要笑醒了。我不错过他的任何一个单词,认真听着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像是听一个精彩的故事,但却是关于自己的故事,世界可真奇妙,不是吗?



「天色不早了,」他说。


我转头看向窗外,天已经黑了,如果现在不回去妈妈一定会等急了,但这一天如此美好,我真不想让它结束。「我想我们都需要回家了,和自己相处的时光真是愉快,对吗?」



「噢我都不想回去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我伸了个懒腰,「如果不是我可以尝到咖啡的苦味,感受到阳光的温度,我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看着外面车站的门口熙熙攘攘各自归家的人群,我意识到这段奇妙的经历是该结束了。



「噢!噢——」我大叫道,「我们可以给对方留下一些纪念品,来纪念今天的特殊意义,是吗?」我满怀期待的眼光看着他,他似乎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似的,笑着点了点头,便开始摸索口袋里得东西。


「这是麻瓜的硬币,我想你还没见过?」他从皮夹里掏出一枚硬币放到我手上,「我相信你看到的时候会想起我的。」


我拿着这枚硬币仔细瞧了瞧,虽然在以前见过Harry的麻瓜硬币,不过和这个似乎不太一样,一枚银色的擦的发亮的硬币,上面还刻着一个人的头像——虽然我不认识。


「看起来真不错,这很值钱吗?」我问他。


「准确来讲,并不算值钱,一些零钱而已,」他把皮夹收回了口袋里,「不到一个西可,差不多。」也不算少,我想。


我在裤子和上衣口袋掏了一通,发现只有几个纳特和一个Fred的弹球。


「纳特我相信你一定见过了,」我拿出弹球递到他眼前,「给你这个吧,我从Fred那里赢来的,虽然是个未完成品,不过也算是一个小玩具。」我撇了撇嘴,要说我真是没什么送的出手的东西,谁会知道今天是这个情况呢?


「噢我记得这个,」他从我手里拿走了弹球,「后来我把它弄丢了,而George也再没继续研究这个…」他眼神充满失落和悲伤,在麻瓜世界弄丢一个弹球原来是这么难过的事情吗?我都跟着他莫名悲伤了起来。


「嘿,Ron,答应我件事。」他抬头认真看着我说,「你回家以后,请代替我给Fred一个大大的拥抱,非常大的那种,要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他笑了起来,但眼神的悲伤并没有改变多少,我甚至看到了一些眼泪积在眼眶中。



「噢,没问题。」我说,「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吧,但愿他不会推开我或者给我来个倒挂金钟之类的。」


「那还真是令人怀念的日子。」他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走吧,趁妈妈和Hermione还没生气。」我们收好各自的纪念品,他起身去付了钱,一起走出了咖啡厅。



气温有些低,我甚至感觉能哈出白气,「真是够呛的天气,现在才几月?」我搓了搓手,「你要怎么走?」


「幻影显形,」他说,「我猜你现在还不会,不过老实说我也不是非常在行,要知道那次我可是——」


「——差点没了胳膊,」我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话,刚刚他跟我讲过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我会好好学习这个的,好了吧?」说完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吧,那我们要就此告别了,」他伸出手,「希望有机会还能再见。」



「嗯,」我握了握他的手,「有机会再见!」我看着他几步走向阴暗的街角,随后消失在了黑暗中,真是不可思议。


看来我也需要回家了,不过我可没有那么方便的方法,但愿妈妈在看到我这么晚才到家的时候不会太生气。这么想着我朝着下午来的方向走去,那个奇怪的人依然站在车站大门口。


那人看见了我以后,立刻冲了过来,我下意识想跑开,但无论如何似乎都在原地踏步,这是什么奇怪的咒语吗!突然,那个人站到了我面前,大喊着「时间到了!」


我猛的从床上惊醒,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异常快,被褥的温热和额头的汗水让我确定自己刚刚是在做梦,天已经亮了,楼下传来妈妈做早餐的声音。



梅林,原来一切都是梦。



我想抹掉头上的汗水,发现手中攥着什么——那是一枚银色的麻瓜硬币。










P.S.

给Fred的拥抱大家就自己脑补吧,反正肯定免不了倒挂金钩了x

【短打/DMRW】一封关于马尔福的表扬信。

※一丢丢的德罗感
※第一人称注意
※OOC?




致德拉科·马尔福:

要说我并不想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要不是因为我们打架被惩罚,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夸奖他——好吧这么写继续下去肯定不太妙,言归正传。

一个马尔福,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家产,那可不是用手指能数的过来的,要说在蜂蜜公爵随便拿喜欢的糖果而不用在意标签上的价格,这的确是一个让人羡慕的事。

还有他的考试成绩,虽然我的朋友赫敏综合来说比他可厉害多了,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魔药学真的非常优秀,真想知道他是怎么背下来那些如此难记的材料名字,还有那一堆复杂的步骤的,在课堂上一再受到老蝙蝠——咳,我是说斯内普教授的表扬,要知道他可是非常挑剔的人。

Ummm 还有什么?让我想想——

他的长相相对来说要更出众一些,这种稀奇古怪的理由不知道能不能算上。噢,当然不是我这么认为!只是跟在他身后的人的确不少,不是吗?那种拿着粉红色信封和自制的糖果或饼干,在走廊拐角处等着把这些东西塞到他手里的那种漂亮姑娘。说真的,那些饼干味道真的挺不错的,上次他给我尝了一些,口感非常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甜了,大概是恋爱中的女孩子都掌握不好比例的原因。

噢对了,虽然他的嘴巴很臭,总是在找茬打架,但偶尔的出手相救,现在让我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坏透了的家伙,毕竟在魔药作业写不完赫敏又恰好不在的时候,这是一棵多么有用的稻草,否则一定又会被扣掉不少分数,那可会大事不妙。

Well,也许我就能想到这么多,真是不敢相信我竟然想到了这么多,想象不出马尔福会怎么应对我的表扬信,如果我不满意我就会去麦格教授那里去告发他!

Emmm…所以到这里似乎就可以结束了?

噢,好吧。我还需要再保证一下以后不会再和马尔福动手打架——这当然是要在他没有找茬的前提下。




罗恩·韦斯莱



P.S.

*明明是写给马尔福的,信里却用第三人称称呼他。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ㅍ_ㅍ)

以为rona去图书馆会好好看书吗?

看着看着就躺下了
躺着躺着就饿了
然后去食堂等开饭
(*`▽´*)

【德罗】Just A Test

※短打
※婚后生活小甜饼
※超级无敌ooc
※大烂尾x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赫敏的眼睛并没有从那本魔法草药的书中抬起来,「两个月的恋爱关系,和一生的肉体关系」

她把书嘭的合上,看着眼前正在甜蜜相拥着的二人。
「二选一」

「两个月!」「一生!」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个本来也不算默契的人分别喊出自己的答案。赫敏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就连这么点默契都没有吗。

「嘿!」罗恩有点气恼,用力挣出德拉科环住他的手臂「你希望的是肉体关系是吗?拜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的脑子有毛病?」

「这只是一个假设而已,用不着那么激动」德拉科把双手举起表示投降状,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气鼓鼓的小仓鼠,有点想捏。

「理由总该有吧?这个想法的理由。别跟我说什么一辈子纠缠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我劝你还是把话咽回肚子里去的好。」说的像是很了解对方一样,就算是平时说话尖酸刻薄的马尔福少爷也没了还嘴之地。「而且,一生的肉体关系里面并不拥有爱情的,你说是不是赫敏?」

「噢,干嘛问我,这个问题需要你们自己讨论不是吗」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也不是非要这两个人回答才可以。可能只是因为刚刚在书上看到关于一些愚蠢的感情测试,而面前恰好坐着这两个人。管他呢,反正她也不需要多么精准的答案。「你们为何不深入的探讨一下,对待感情如此不同的两个人是如何在一起这么久还没分手的。」

「就你话多」德拉科翻了一个白眼「你不知道这个傻子总是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刨根问底的吗,问到让人想随便拿点什么东西都好把这个没完没了的嘴巴堵住。」他扶了扶太阳穴,似乎想起来一些不愉快的回忆。

「我该说你们两个人是在变着花样的开我的玩笑吗」罗恩把手交叉在胸前,一副你们到底要怎么样的架势。

毕竟今天这两个人从一早上起来就没好气,好不容易哄到能投怀送抱了却冒出这么个破问题,赫敏在罗恩几次三番的恳求下来帮他们调制麻瓜专用食品香料,虽然全世界都知道马尔福少爷对于麻瓜世界的东西不知道有多么唾弃,但每次他家那位姓韦斯莱的仓鼠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想吃那些所谓的美食时,也总是会招架不住。也是了,那张好看又可爱的脸谁能招架得住呢?

「我可不管你们了,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自在」赫敏起身把书放回原处,整理了一下裙子和外套「我一会儿还要回魔法部开会,现在正是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要知道我来一趟有多么的不容易」她说着拎起包,简单的道了别便离开了。

罗恩依旧气哼哼的坐在沙发的一角,离那个忘恩负义的——至少现在他是这么认为的——憋笑看着他的马尔福大少爷能多远就多远,时不时的瞟一下顺便翻个白眼。

赫敏配好的香料整齐的码在橱柜里,在做各种菜专用的完美的配比。沏的上等红茶还温热着,目前来看罗恩是没什么心情把它们享用完了。

钟摆滴答滴答的响了七十二下,一段莫名其妙的沉默,似乎都是在等着对方先开口说点什么。

「不得不说格兰杰会是个出色的妻子」德拉科主动打破了这个该死的气氛,「作为朋友还真的有点亏了」

「赫敏非常能干这点我一直都知道的,用不着你来提醒」
「后悔了?」德拉科挑起眉
「后…后悔什么?」罗恩被突然的一问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你在胡说什么啊」

德拉科别过脸,手撑着下巴,故作悲伤的样子「得了吧,我知道你和格兰杰没有在一起都是因为我,从你们对麻瓜世界的爱好来看就知道你们有多般配了」他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当初我反抗全家人跟你在一起到底是不是对的,毕竟到了现在,某些人还是不信任我」

德拉科说完,眼神若有若无的往沙发另一头看,偷瞄着那个受气包的反应。

罗恩别过头,放开了紧锁在胸前的手臂,两只手有点尴尬的在膝盖部位小幅度揉搓着,发出摩擦布料的声音「…你明明知道我选择的是你」他小声嘟囔着,大概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声音虽然小,但并不妨碍从刚刚就竖起耳朵听他反应的德拉科先生。他一脸好笑的表情把对方从沙发对面一把拽进怀里。

「我爱你」他在他耳边轻语着。
罗恩脸颊烧的通红,「干…干嘛突然说这个!」虽然嘴上逞强但身体并没有做出反抗,似乎对马尔福来说没什么威胁。

他们相拥着,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




「所以,你承认要和我纠缠一辈子了,对吗?」
「嗯………嘿!不对!讨厌鬼马尔福你怎么这样!」



END



P.S. 这篇已经ooc到想打自己的程度,不过既然是婚后生活还是希望可以给大家造成小甜饼的错觉x
本来是之前的一个脑洞,但是没写完,我忘记当时想怎么写,但又不想直接弃掉所以…大概…有点…特别的烂尾了。(跪




-没有疤的HP

-没有魔法袍的救世主
(等不及快递了)